以先进的技术打造最强的口碑!
To build the strongest public praise

《金华山赋》楼翼之
UPDATED:2017-10-10

           瀔水之东,长山之阳,始东阳于宝鼎,易金华于天嘉(1)。接会稽而峙括苍,邻三衢以流徽浙。积霭横翠兮烟霞交锁,林翳隐窟兮石髓浮英。钟灵北阜,儒释道共盛;神秀东阳,日月星同辉。


   鸿帝铸鼎,松子乘烟。轩辕之师,咨《中戒》之经(2);炎帝诸侯,教入火之术(3)。采琼蕊,炼精魄。叱石群羊起,羽化驾鹤去。名署以宫祠,号称之山涧(4)。安期道踪遗世,祖宫古碑尚存(5)。凡尘舍弃,留侯欲从游;赤松所招,青莲觅仙迹。孟德赋诗心神交(6),郭璞问道龟鹤寿(7)。阳冰凿秦篆,徽宗谱录(8);恺之绘晋风,苏轼题诗(9)。丹灶苔绿灰冷,葛井草覆泉枯。壶天豢龙于圣石(10),玉女驯鹿而耕山(11)。光庭籍志洞天,双龙典列卅六。三昭圣诰(12),屡屡加封沐皇恩;数易宫址,步步登高兴道教(13)。


    智者灵璨,同宗香山。生于吞金象之梦,名之色灿然之体。十七剃度东山,及冠修居天柱。讲经宣王府(14),弘法草堂寺(15)。太守山涧同涉,长山庐庵独修。诸渊康安太宰府(16),梁武受戒帝王宫(17)。芙蓉西麓,聚水藏风。倚临龙脊之脉,侧仗虎狮之威。庙宇诏敕修建,禅寺国师冠名。古刹盛唐宋,声名播江南。画圣贻佛像(18),太宗降御书(19)。诗僧七律表禅心(20)。放翁八札留碑记。文采精妙高远(21),书风沉稳俊秀。风云变幻,黄卷青灯已灭;岁月沧桑,晨钟暮鼓失声(22)。信众厚爱,重现古刹辉煌;戒忍勤勉,复呈盛唐气象。


    金华学派,源溯南朝。刘峻筑庐于紫岩,授徒吴会于石室(23)。八婺儒学,乾、淳鼎盛。东莱开丽泽,夺浙东之先声;朱子承濂洛,集大成之绝学(24)。理、心辩于鹅湖(25),寒泉编以《近思》(26)。事功同甫,奠基永康。敝屣孝宗厚禄,难酬赵惇御擢(27)。兜率三贤者,理学大儒; 北山四先生,后起之秀。归田悟伊洛之源,入山探义理之奥。不求闻达,专性命之学; 唯因谨慎,疑经典之义。圣人微言,昭然于仁山; 诸子洛学,自鸣于天籁(28)。文理弥光承宗学,道风广布传正脉。晦庵弹劾,忧国忧民心未遂(29);世贞所重,仙诗仙画意飘然。官舍五柳,长存彭泽之风(30);龙丘六载,雅爱九峰之秀。亡国臣子,恸哭皋羽撰三记(31);落第解元,丹青翰墨出六如(32)。踏山勘水志地理,访幽揽胜记人文。濂洛关闽,开浙东学派之宗; 域朴菁莪,造金华英才之盛。


  潺潺涧泉,煎茶品琴筝之音;泠泠松风,煮酒醉笙箫之韵。秋去春来,几千年时光如梦; 星移物换,数百代人文似歌。巍巍北山,三教共兴而传世; 泱泱婺水,双溪并流以入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楼翼之

   丙申荷月中浣撰于乌金阁灯下


    注释:

  1、宝鼎:三国·吴宝鼎元年(266)以会稽郡西部设东阳郡,以郡在濲水之东,长山之阳而得名。天嘉:南朝·陈天嘉三年(562)东阳郡改名金华郡,名源于“金星与婺女争华”之地。

  2、轩辕之师:《列仙传》:“道书亦有黄帝问赤松《中戒》之经。”

  3、炎帝诸侯,教入火之术:宋罗泌《路史·余论二·赤松石室》:“赤松子者,炎帝之诸侯也,既耄,移老襄城,家于石室。”《神仙传》:“赤松子者,服水玉,神农时为雨师,教神农之火。”

  4、名署以宫祠,号称之山涧:赤松子骑鹤升仙后,宫、祠、山、涧皆以“赤松”命名。

  5、祖宫古碑尚存:秦始皇时,安期生修炼于金华观侧,昔荐福庵旁古称“安期里”。有“安期古里”存世,古碑刻今存放于黄大仙祖宫。

  6、孟德赋诗心神交:曹操《陌上桑》:“济天汉,至昆仑,见西王母谒东君。交赤松,及羡门,受要秘道爱精神”。

  7、郭璞问道龟鹤寿:郭璞《游赤松》:“赤松临上游,驾鸿乘紫烟。……借问蜉蝣辈,宁知龟鹤年。”

  8、阳冰凿秦篆,徽宗谱录:唐李阳冰在金华山留下“北山”、“赤松山”、“天清地宁”等小篆石刻。宋徽宗将“赤松山”、“天清地宁”编录于《宣和书谱》篇首:“有唐三百年以篆称者,唯阳冰独步。”

  9、恺之绘晋风,苏轼题诗:晋顾恺之绘《黄初平牧羊图》,苏东坡见此图后题诗《顾恺之画黄初平牧羊图赞》:“先生养生如牧羊,放之无何有之乡。止者自止行者行,先生超然坐其旁。挟策读书羊不亡,化而为石起复僵,流诞磨牙笑虎狼。先生指呼羊服箱,号称雨工行四方。莫随上林芒履郎,嗅门舐地寻盐汤。”

  10、壶天豢龙于圣石:壶天真人修炼于壶屏,豢龙于圣石湾。

  11、玉女驯鹿而耕山:《金华杂识》:“刘宋(南朝宋)时有玉女驯鹿耕山中,常入城市贸易,以物置角间,刻期而归,遂名其地为鹿田。”

  12、三诏圣诰,屡屡加封沐皇恩:宋哲宗元符二年诰封初平为凌虚真君。宋孝宗淳熙十六年诰封初平为养素真人,初起为冲应真人。宋理宗景定三年诰封,初平为养素净正真人,初起为冲应净感真人。

  13、数易宫址,步步登高兴道教:五代吴越钱武肃王修建“宝积观”。宋祥符元年重修并改为“赤松宫”。1966年山口冯水库竣工蓄水,原观淹没于水底,1992年7月钟头村民集资在原址上方重建,并于1993年农历四月初八年举行开光典礼。之后又由香港信众出资,在山顶再建“赤松道观”。每次重建都逐步登高,香火日益兴盛。

  14、讲经宣王府:齐朝竟陵文宣王坐镇会稽,久慕惠约法师名望,请法师到府上讲经。

  15、弘法草堂寺:齐朝中书侍郎周颙,在南京钟山建造草堂寺,邀请惠约法师出任住持。

  16、诸渊康安太宰府:齐朝太宰文简公诸渊患病,午睡梦见有位梵僧前来告知,有菩萨降临,醒后见到惠约法师,两人相对而坐,禇渊病情好转。

  17、梁武受戒帝王宫:梁武帝崇佛,拜惠约法师为师父,受菩萨戒,并执弟子礼,尊称法师为“智者”。

    18、画圣贻佛像:画圣吴道子游历智者寺,为寺庙绘《童真观音》、《释迦牟尼像》、《世支像》,并刻于石碑。今只有《观音像》存世。

  19、太宗降御书:宋太宗于淳化年间(990-994)及至道年间(995-997)曾两降御书于智者寺,共120卷。

  20、诗僧七律表禅心:诗僧贯休莅临智者寺,住持闻知,即备好笔墨纸砚,躬请贯休留墨宝。贯休性情豪爽,有求必应,写下七律《游金华山禅院》:“兹地曾栖菩萨僧,旃檀楼殿瀑崩腾。因知境胜终难到,问著人来悉不曾。斜谷暗藏千载雪,薄风常翳一龛灯。多惭不及当时海,又下嵯峨一万层。”

  21、文彩精妙高远:宋朱熹评价陆游致智者寺住持仲玘八札:“笔札精妙,意致高远”。

  22、岁月沧桑、晨钟暮鼓失声:解放后,智者寺逐渐荒废,先后办过麻袋厂,养兔场,1958年拆寺建金华水泥厂。1985年水泥厂扩建,寺庙完全拆除。寺内文物遗失。直至2007年水泥厂关停,智者寺复建工程提上议事日程。

  23、授徒吴会于石室:刘孝标于石室讲学,名声远播,吴会(南京、无锡、苏州、吴兴、会稽、四明等地)人士慕名前来,拜师求学。

  24、集大成之绝学:清康熙帝称朱熹为“集大成而绪千百年绝传之学,开愚蒙而立亿万世一定之规。”汉代之后,被封建王朝列入“十哲”仅朱熹一人。

  25、理、心辩于鹅湖:南宋淳熙二年(1175)吕祖谦去福建拜访朱熹,返回时,朱熹送他到信州鹅湖寺一同住了几天。吕祖谦邀请陆九渊、陆九龄兄弟聚集于鹅湖寺,与朱熹调和理学与心学的理论分歧。最终未能归一,不欢而散。

  26、寒泉编以《近思》:编篆《近思录》。朱熹《书近思录后》所记:“淳熙已未之夏,吕祖谦到朱熹寒泉精舍。留止旬日,共同整理编纂周敦颐、程颐、程颢、张载的学说。书名出自《论语·子张》:‘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,仁在其中矣。'”《近思录》成为宋朝理学大纲,中国第一本哲学选辑书籍。

  27、难酬赵惇御擢:宋绍熙四年(1193),陈亮参加礼部进士试,礼部奏名第三,宋光宗赵惇亲擢第一,考中状元。授佥书建康府判官厅公事,尚未到任就已病故。

  28、诸子洛学,自鸣于天籁:元金履祥著《濂洛风雅》,选辑宋四十八人理学诗,教人涵养道德,明白义理。清兵部员外郎胡凤丹评:“今读仁山先生所辑,濂洛诸子诗,率皆天籁自鸣,出入风雅,无一不根于仁义,发于道德。”

  29、晦庵弹劾,忧国忧民心未遂:南宋唐仲友是力主抗金的爱国文人,隆兴初(1163年),上书丞相张浚,献抗金三大谋略:一、越淮而战。二、沿淮而守。三、夹江而戌。又向宋孝宗上《四府书》:“今日之忧在和、守难决,然无论和与守皆当熟察者,其患有四:‘眩于虚数以兵为足用; 惑于闲言以敌为无能; 财力绌而妄费; 官爵滥而轻予。’”他体恤民情,主张:“保其民,富其民,以民为本。”“财尽则民散,力疲则民怨,武黜则民不堪,刑严则民苟免。”提出“天下非一人之天下,乃天下人之天下。”最终因朱熹弹劾罢职,晚年在儒宗岭创立说斋精舍,授徒讲学。

  30、官舍五柳,长存彭泽之风:陶渊明曾寓居金华山。宋时山中广文官舍,因有五柳,萧德起侍郎将其命名“五柳堂”。王十朋诗:“何人种五柳,雅目自萧公。要使广文舍,长存彭泽风。名因贤者复,趣与昔人同。留取先生传,他年国史中。”此地称五柳湾,再题《过五柳湾》:“出守江湖日念还,对夫衰病入巴山。不能早作归田计,愧过渊明五柳湾。”

  31、亡国臣子,恸哭皋羽撰三记:谢翱,字皋羽,南宋末,倾尽家财,率乡兵数百随文天祥抗击元军,兵败,文天祥被害,国破家亡,登西台恸哭。宋亡后,游金华山,写下《游赤松观羊石记》、《鹿田听雨记》、《金华洞人物古迹记》。

  32、落第解元,丹青翰墨出六如:明唐伯虎作《送徐朝咨归金华序》:“徐君朝咨,来自金华,宴苏之治廨,省太夫人与吴郡公也……余少读潜溪先生所著书,深叹服其根本仁义,鼓吹礼乐,以为一代儒宗。及南游金华,见其乡士大夫,彬彬尚省,忠孝笃厚之谊。不待歌诗而见,而潜溪之风,盖有验矣。”他游金华山后,作了不少画,其中《山路松声图》、《青山伴侣图》、《骑驴思归图》为力作。

分享到: